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共同富裕”如何影响投资?

文 / 竣生 2021-09-01 11:15:16 来源:亚汇网

   这是一次具有重大意义的会议。

   2021年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此次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

   站在2021年“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会议提出“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既正逢其时,又意味深长。这不仅意味着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促进共同富裕成为中国极为重要的长期政策,更意味着共同富裕是中国迈向未来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战略方向。

   在此之前的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已经对共同富裕作出重要部署。今年3月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表示,该项工作由发展改革委牵头,正会同有关部门抓紧研究制定。

   一系列决策部署,让促进共同富裕正从文件走进现实,在中国逐步落子,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

   “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这是邓小平1985年10月23日会见美国时代公司组织的美国高级企业家代表团时说的一段话。

   回看40年前改革的起点,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中国有效地克服了平均主义的偏差,调动了各个方面的积极性,经济以令人惊叹的速度追赶世界。

   正是在“先富带动后富”思想主导下,强调发挥先富者的示范作用,这在当时对破除计划经济体制的思想桎梏、激励中国经济实现长达40年的增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为什么要提共同富裕?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30年经济高速增长,但随着经济增速换挡,一些结构性问题开始逐步显现。尤其疫情之后,居民收入复苏不平衡,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一定程度拖累了消费和经济复苏的步伐。从价格上看,2020年富豪价格指数同比从2019年的-0.3%上升到3.4%,而总体非食品CPI则从2019年的1.4%回落到2020年的0.4%,消费K型复苏从侧面反映了当下不少人的生存压力和“躺平”思潮。因此,当经济从“高速增长”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再次审视和正确处理效率与公平的关系,促进共同富裕,不仅关乎民生福祉,也关乎进一步释放生产要素潜力。

   如何实现共同富裕?

   根据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制定的共同富裕路径来看,解决收入分配问题是实现共同富裕的核心,其中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的制度,及后续细化举措值得重点关注。初次分配中,预计会着重增加劳动报酬的比重,同时拓展收入渠道增加居民收入;再分配中是由政府按照兼顾公平和效率的原则,通过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后续可关注个人所得税及消费税的减免,及房产税、资本利得税等“富人税”的进展;第三次分配中则包括慈善和公益事业,主张在道德力量推动下,通过个人自愿捐赠而进行的分配。

   “共同富裕”会对投资产生哪些影响?

   新时代“共同富裕”政策导向上,我国产业结构预计也将迎来显著变迁。整体而言,可围绕“高质量发展”做大“蛋糕”,及注重公平分好“蛋糕”的两个方向进行关注:

   一方面,做好增量行业,以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硬科技创新、绿色低碳经济、品质消费升级等相关产业将会持续收益;

   另一方面,要注重发展共享、规范市场秩序,对于公共福利均值化的行业,目前我国已在教育双减、医保控费、住房保障等领域有实质性监管政策落地,后续针对平台型企业垄断、消费中部分高毛利环节等领域的严监管也将继续强化。

   映射到投资端,行业间利润分化可能存在收敛倾向。对于过去依靠制度红利或商业模式“躺赢”的公司,如果不能持续创新、为社会创造价值,那么都将面临盈利重塑和估值重估!

   宏观背景而言,在中美大国博弈的持久战、“双循环”的大背景下,共同富裕是内需持续性与稳定性的保证,是维护内循环的重要基础。与此同时,在共同富裕的导向下,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稳定性改善带来正面效应,中低收入群体的边际消费倾向更高,能为内需市场提供持续动力。所以,共同富裕为培育科技创新、制造业升级乃至先进制造业提供肥沃的基本面土壤。

   共同富裕对各行业有何影响?

   共同富裕,兼顾公平和效率,“共同”意味着强调公平原则,无论是教育、医疗、房地产、金融原有的躺赢式商业模式都会产生改变和分化。以房地产为例,过去是高毛利、高周转、高杠杆,而未来对于大众市场可能会变成低毛利、低成本、低杠杆、高周转的商业模式,而另一种相对小众商业模式可能变成收租模式。所以,传统躺赢型的商业模式被颠覆,将带来盈利重塑和估值重估。

   另一方面,“共同富裕”不是共同贫穷,而是强调的是高质量发展,鼓励效率,鼓励全要素劳动生产率的提升,比如科技创新、先进制造及内需的新消费等等。“在共同富裕政策落实的过程中,我们要看到传统产业分化风险释放之后的新机会,更要重视科创相关的、哪些中国要补短板或被卡脖子的领域,可能会产生超预期的效率改善,这些都是机遇。”

   共同富裕要最终达到的效果,是要做大中产阶级,让社会呈现出高质量的共同发展的特征。老百姓手里有更多的钱可以去消费了,长期来看必然会为资本市场带来一些中长期的投资机会。比如原来一些老百姓没有钱或者没有意愿多支出的,如通讯、电子、传媒等领域,未来老百姓愿意为这些精神上的消费额外多支出一点。

   要寻找那些跟时代站在一起,在未来的10年至20年时间中,会获得越来越多的强支付能力的板块,尤其是其中的优秀公司,与他们一起成长。过去一些靠制度红利或者各种历史因素‘躺赢’的公司,如果不能持续创新、为社会创造价值的话,这类企业未来挣钱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比如,医药行业中的某些仿制药、辅助用药,他们历史上曾发挥了其价值,为缺医少药的年代提供给老百姓,但未来不能持续创造价值,要进行规避。

   教育行业,认为制度规范虽然对教育行业的供给端产生了一些影响,但教育的需求实际上没有消失。那么如果未来出现能够满足政策方向的,新的一些教育模式,新的商业模式,我们觉得仍然是值得关注的。

   “共同富裕”中国家庭将加大股票配置

   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共同富裕”将通过一系列政策促进经济再平衡,更多向消费倾斜,尤其是提高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在“房住不炒”和无风险收益率下降的背景下,更多的资金开始往股票市场倾斜。从公募基金发行情况来看,尽管7、8月的资金量与今年1、2月份没法比,但与过去几年同期的7、8月份相比,2020年、2021年与2015年-2019年阶段相比,都明显高出不少。长期来看,这是支撑股票市场慢慢改善的因素。

   在投资主题上,孟磊介绍,可以聚焦中盘成长股。在经济全面复苏反弹的情况下,偏向于工业、上游的中小盘股弹性较大,相较大盘股增长更好。此外,过去几年炒白马、龙头的风格明显,市场相对忽视中小盘股。在货币政策有一些宽松迹象时,更多投资者回到中小盘股上。实际上很多公司估值很低,而且成长性不输大盘股。

   此外,孟磊建议,关注受益于进口替代和资本支出上行周期的制造业,尤其是自动化、工程机械和一些高端硬件科技制造业。在全球疫情没有得到很快缓解的情况下,中国的出口产业链依然维持比较高的景气度。

   “共同富裕”战略性看多港股

   张忆东认为,美股下半年可能会遇到震荡压力,呈现出结构性行情,美国本土的科技股是值得关注的长期方向,而中概股则比较谨慎和悲观,甚至未来可能会向类B股化发展。对于港股,他表示战略性看多,只是现在处于底部区域,需要大家用长期的眼光进行配置。对于港股,张忆东则认为:“对于港股,战略上我们是看多的,只是现在处于底部区域,需要大家用长期的眼光进行配置。”

   他认为,港股在24500点附近,已经夯实了一个底部区域,这已经确定了。无论是政策底还是情绪低,已经基本上有点price in。“现在还缺什么?还缺产业政策底,尤其是围绕互联网政策、教育政策,看下一步规范细则的出台。”

   张忆东表示,香港互联网的占比太大、对指数的影响太大,牵一发而动全身,是情绪的锚。“我们倾向于认为,围绕着互联网等相关的产业政策可能在今年四季度进一步明确,那时对港股的压制会进一步掀开,从而到了今年年底有望形成趋势性的行情。在此之前可能港股还是围绕夯实底部区域,回归投资本质,拥抱代表中国未来的优质资产,比如消费中的体育鞋服、物管、新能源、以及港股中有特色的先进制造等等。此外,一些深度价值的地产、水泥,或者受政策压制的一些互联网、教育行业中也可能存在一些分化的机会。


纪纪商大全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