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世卫组织设新小组受质疑 美顾问专访:应对实验室泄露担忧情绪 但难获得中国合作

文 / 林雪 2021-10-14 09:50:58 来源:亚汇网

      世卫组织(WHO)在13日表示,新成立的新型病原体起源科学咨询小组(SAGO),很可能是新冠溯源的“最後机会”,并呼吁中国予以配合。美国籍世卫组织顾问杰米·马茨尔(Jamie Matzl)接受法新社专访时表示,新小组很可能是为应对实验室泄露担忧情绪,但表示将很难获得中国方面的合作,并且将再次被视为对中方的攻击。

  中国此前多次驳斥关於病毒从中国某个实验室泄露的说法,并表示不需要再进行考察。今年早些时候,一个由世卫组织领导的团队与中国科学家在武汉及其周边地区逗留了四周时间,并在3月的一份联合报告中说,新冠病毒可能是通过另一种动物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但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由於缺乏与疫情传播最初几天有关的原始数据,调查受到了阻碍,并呼吁对实验室进行审核。因此,世卫组织周三任命了这个咨询小组的26名拟议的成员。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发布的消息,成员中包括新冠病毒溯源专家玛丽安·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丹麦籍病毒流行病和传染病学教授西娅·费舍尔(Thea Fisher)、越南生物学家阮洪(Hung Nguyen)和中国动物卫生专家杨云贵,他们都曾参加上一次在武汉进行的联合调查工作。
  根据世卫组织首席紧急情况专家迈克·莱恩(Michael Ryan)所称,这个新专家小组可能是确定SARS-CoV-2病毒起源的最後机会,这种病毒已导致全世界停顿。莱恩提到,世卫组织正试图“跳出原来的圈子看问题,创造一个让我们可以再次检视这个科学议题的环境”。他还说:“这是我们的最佳机会,也可能是了解疫情起源的最後机会。”
  法新社专访询问道,中国政府拒绝接受调查,并且多次质疑在同样的背景下美国政府是否会敞开大门接受国际调查团前往美国的实验室进行调查,您认为呢?马茨尔回应道:“一定会, 美国一定会接受,我们可以举例说,比如说,美国在蒙泰纳州的军事实验室出了来自蝙蝠的冠状病毒的问题,但是,蒙泰纳州并没有蝙蝠,而在德克萨斯州才有蝙蝠,我们当然也会对德克萨斯进行调查。倘若因此而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我们不仅会要求美国政府展开调查,而且还会要求国际调查团展开调查。再比如说,美国人倘若失误发射了核弹,核弹坠落在世界别的地区,比如说坠落在武汉,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难道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美国国内的问题,他国无法干涉吗?”
  他继续说道:“那全世界都会感到愤慨,都会说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所以中国政府的行为不仅令他国政府难以接受,令他国的民众难以接受,而且,也应该使每个中国人难於接受,因为每一个中国人都受到中国政府的高度不负责任的行为的威胁。”
  而当被询问到,您提到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最早有勇气地提出必须追踪新冠病毒的来源,有评论认为澳大利亚获得了中国国内官员提供的有关病毒的信息,评论甚至认为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的下台或许与向外界披露疫情信息有关。此前也有传闻说有中国官员携带情报投奔美国,您作为美国白宫前政府官员以及世卫组织顾问,与各国政府与国际学术界关系紧密,您听说过上述传闻?
  马茨尔说道:“我对此并没有具体的了解,但是,我坚信在中国国内有数十个或者数百位中国的官员与学者拥有有关疫情的珍贵的资料,但是,他们十分恐惧,不敢与外界分享。所以,我们必须对可能站出来的吹哨者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至於是否有中国官方向美国提供信息,我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不幸的是,中国政府制定了十分严厉的规章,禁止中国学者公布任何有关疫情的信息。”
  他补充:“我们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与新冠疫情息息相关,都有权利了解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麽。这并不意味着仅仅追究中国政府究竟出现了哪些失误,在美国也同样如此,美国政府在应对疫情方面也存在巨大的失误,造成许多无辜的人的死亡,这些我们都必须追究责任。我们必须追究任何人,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并不是为了互相谴责,而是因为只有首先指出问题,我们才能够解决问题。”
  美国情报部门八月底公布的有关新冠病毒溯源的调查报告内容十分肤浅,相比之下,美国国会此前公布的报告内容却更为翔实,您对此感到失望吗?您觉得美国拜登政府是否有彻底追踪新冠病毒来源的政治意愿?
  马茨尔对此做出解释:“就我个人而言,我对美国情报部门的调查报告十分失望,因为报告的内容甚至都没有我们自己的调查组,巴黎小组以及Drastic等网络民间组织获得的信息更多。我相信拜登政府有调查病毒来源的愿望,但是,我也猜测拜登政府高层有外交官员认为必须仔细掂量对中国施压的力度。倘若拜登政府能够有把握确定溯源工作一定会导致新的调查结果,那麽,他们或许会更加咄咄逼人。这也是为什麽我们必须从国际层面进行合作,必须从政府层面,从民间展开国际合作,这并不仅仅是中美之间的事情。”
  他也强调:“当然,我呼吁拜登政府积极推动溯源调查,要求美国情报部门继续努力,要求美国组建国会两党调查小组,对新冠病毒以及疫情应对等情况召开调查,我相信拜登政府可以也应该继续工作,我也认为欧盟委员会,欧盟成员国政府也可以作出许多努力,因为这并不仅仅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对抗,而是全世界都应该联合起来,彻底理清病毒的来源,疫情如何爆发等等,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应对挑战。”
  而至於最後,倘若最终的调查结果是:病毒的源头是一个经过增功能基因改造(GOF)之後从武汉实验室泄露而出,那麽,今天我们已经知道,武汉实验室GOF试验的技术来自美国,资金也同样来自美国,武汉实验室是由法国帮助修建,那麽,最终的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呢?
  马茨尔回答说:“这就要看调查结果了,关键要看这一GOF病毒基因的功能究竟是在哪一个实验室完成的,究竟是武汉P4实验室,还是在武汉CDC实验室。之後还必须了解武汉实验室与美国科研机构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麽。武汉的技术究竟是由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所提供的还是来自中国军队自己通过对GOF技术的研究自己研发的技术,这一切都必须水落石出之後我们才能够究责,我们必须仔细认真地诚实地挖掘,找出问题的根源,或许问题在於中国,或许也在於美国与法国,或许大家都有责任,但是,我们必须诚实地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纪纪商大全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