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全球能源紧俏 能否安然过冬得看天气“脸色”

文 / 风致 2021-10-15 09:11:56 来源:亚汇网

   一边是欧洲能源危机下天然气价格大涨,另一边是中国在限产下煤炭价格和火电成本飙升,虽然成因不尽相同,但并不乏共性。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尚未进入冬季。

   “我们认为,价格飙升的持续时间将主要取决于亚洲液化天然气(LNG)需求的相对强度(经济重启背景下,亚洲的LNG需求回升导致欧洲可得的供给受限),以及今年这个冬季究竟会有多冷。”巴克莱原油策略师Amarpreet Singh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煤炭、电价仍将高位徘徊

   全球天然气、煤炭、电价、油价今年同步飙升,看似巧合,实则环环相扣。

   年初以来,由于分别遭遇极端高压、干旱天气,欧洲风电、美国水电发电量骤降。为填补缺口,欧美火电发电(主要利用煤、石油和天然气)需求激增,导致欧美天然气价格飙升。

   一般而言,“缺气”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时,市场会开始青睐燃煤发电,促使公用事业公司补充库存。但如今问题在于,今年煤炭价格亦大幅飙升,激增的需求又持续推高火电成本以及电价,欧美电价涨幅都超过了100%。欧盟委员会数据显示,欧洲的电力来源中,目前天然气第一,煤炭第二。2019年,欧洲39%的电力消费来自传统能源(煤炭、天然气);美国电力来源40%来自天然气,19%来自煤炭;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进口国,煤电占中国电力供应的60%。

   比起欧美,中国对电力价格设置上限,以保护消费者免受电价上涨的影响。但是,煤炭价格依然在去年上涨了约100%,导致许多省份的发电企业处于亏损状态。随着煤炭价格飙升至创纪录高点,燃煤发电企业选择停止运营或大幅减产。

   今年1~8月,中国电力需求同比增长14%,是2018~2020年平均增幅(6%)的两倍多。但中国1~8月煤炭产量仅同比增长约4%。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十三五”期间,全国已关闭5500家煤矿,每年有超过10亿吨的落后产能被淘汰。“当我们进入典型的冬季补充库存期时,中国的煤炭库存仅相当于约10天的消费量,而去年同期的临界最低库存为14天和24天。”巴克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常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此外,清洁能源生产不稳定也是因素之一。常健称,水力发电(占中国总发电量的14%)过去几年稳步增长,但自今年7月以来,水力发电量出现了不寻常的下降。这可能反映了四川和云南等主要水力发电省份的降雨量低于正常水平。水电在中国总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从去年的约17%降至迄今的约14%;风电(占中国总发电量的7%)今年也不稳定,5月达到126亿千瓦时的峰值,8月下降至68亿千瓦时。高度依赖风能是东北地区电力短缺的主因。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风力发电占东北地区工业用电的33%左右。

   未来,各界认为煤炭价格和全球电价很难大幅下降。过去两周,中国致力于缓解全国的电力短缺问题,例如,煤电价格上限提高10个百分点,并将煤炭产量配额提高;内蒙古、山西、陕西持续加大保供力度,对增产保供煤矿“开绿灯”。但持续的暴雨导致洪水冲击山西省,迫使60家煤矿关闭(山西占中国煤炭产量的30%左右),动力煤期货合约周一以8%涨幅涨停。

   此外,常健提及,离年底还有三个月,中国要实现全年能耗强度下降3%的目标仍具挑战。但她也称,考虑到经济增速和保证正常用电需求,中国今年可能会以更灵活的方式来对待“能耗双控”目标。早在8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就表示,既要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也要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

   天然气回调后仍蓄势待涨

   天然气价格飙升是海外市场更为关注的焦点。一年来,天然气价格涨幅超500%。尽管价格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一番表态后有所回调,但交易员并不认为价格会持续下降。

   “自4月以来,天然气价格大涨超120%。国内产出下降、液化天然气(LNG)进口下降、管道维修问题导致通过管道的天然气进口量下降(俄罗斯管道和生产现场的维护工作在2020年疫情期间受到限制,因而必须在2021年完成,限制了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能力)、俄罗斯本国天然气市场趋紧等又恰逢天然气需求提前到来,更加剧了天然气的涨势。”在天然气等商品交易方面有20多年经验的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西卡摩尔(Tony Sycamore)对记者表示。

   10月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会加大对欧洲的天然气供给,欧洲40%的天然气供给来自于俄罗斯。自普京表态后,NYMEX Henry Hub天然气期货价格一夜间就下跌近20%,从6.50美元/百万英热的高点降至5.5美元下方,10月14日反弹至5.7美元附近。有观点认为,俄罗斯是在试图施压欧洲政府加速批准北溪2号(Nord Stream II)管道。

   在西卡摩尔看来,经过了一年的投资不足(由于营利性不佳和限制性的ESG政策),整体能源供应都处于紧张状态,北半球的寒冷冬天可能会加剧这一问题。“我认为天然气价格可能会恢复到几周前的高位,如果天然气价格涨破6.50美元的前高和2014年的高点,不排除天然气会激增到2000年12月高点的10美元,这是一个非常令人痛苦的价格。”他称。

   能源价格上涨除了会引发明显通胀效应,天然气价格飙升对粮食生产也产生了负面影响。天然气是制取合成氨等化工产品的原料气,氨和磷酸盐是大量农作物种植所需商业肥料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天然气价格的上涨,已然高企的肥料价格本月早些时候进一步走高,由于中国宣布将停止所有磷酸盐出口,肥料价格进一步上扬。

   国际油价不排除冲击90美元

   尽管原油价格的涨幅与天然气、电价相比实属小巫见大巫,但它们之间也存在联动。高盛近期更是将国际油价的预测目标价从80美元/桶上调至90美元。

   “一些欧洲炼油厂已经开始转向燃烧石油产品,以替代成本高企的天然气。在未来几个月,由天然气转向燃料油和蒸馏油的需求一定程度上或提高炼油厂利润率,并支撑原油价格。”中银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主管傅晓对记者称。

   截至10月14日北京时间18:30,WTI报81.28美元/桶,伦敦布伦特原油价格报84.13美元/桶。

   西卡摩尔称,油价在10月初突破80美元,这在预期之中,“由于供给限制存在、需求仍保持强劲,的确存在油价突破90美元的可能性。10月往往是一年间油价冲高触顶的时间,因此如果价格出现一定超调,这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资深美股、商品交易员司徒捷近期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期天然气价格波动尤其剧烈,因此交易员转为做多原油。

   不过,也有交易员对记者表示,目前已逐步进入一个油价季节性趋弱的时间,尽管目前价格仍可能超调,但可能需要警惕后续油价冲高回落。

纪纪商大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