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辽沈等三家省级城商行悉数开业:国资股东加持资本雄厚 发展前景受期待

文 / 小亚 2021-06-10 20:56:04 来源:亚汇网

  三家新省级城商行悉数开业:国资股东加持资本雄厚发展前景受期待

  来源:新华融媒看财经

  记者:贺向军

  6月9日,辽沈银行在沈阳正式开业,并于当日办理首笔存款开户业务。

  辽沈银行是继四川银行、山西银行之后,全国第三家通过吸收合并城商行新设立而来的省级城商行。相比前两者,从5月21日银保监会批复同意筹建,到如今正式开业,辽沈银行的设立仅用了不到20天,创造了筹备最短、开业最快的纪录。这标志着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流程已日益成熟。

  记者梳理发现,这三家城商行均资本雄厚。四川银行、山西银行注册资本分别为300亿元、239.96亿元,位居全国城商行前两位。辽沈银行注册资本也达到了200亿元。

  其中,山西银行、辽沈银行两家省级城商行资本金主要由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券募集资金,再通过国企采取间接入股的方式注入,因此从股权分布来看,这两家银行的大股东均为国企。山西银保监局公告显示,山西金控旗下山西融金兴晋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山西银行63.76%股份。辽沈银行的8家股东均为国资背景。其中,辽宁金控持股52.5%,为第一大股东。四川银行28家新股东也是以国资为主,也有民营企业。第一大股东四川金控持股20%。

  行业人士表示,城商行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实施兼并、重组、改革工作,除夯实资本实力,也有利于公司治理、股权结构的优化。“合并后的新银行资本实力更强,并从区域内的同业竞争转向集中区域内的资源发挥协同效应,从而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这位头部城商行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这些银行的后续发展还是比较受行业期待的。

  国资股东加持,注册金均超200亿

  2020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对于中小银行深化体制机制改革,金融监管部门已多次发声。2020年4月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提到,今年(2020年)将会大力推进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银保监会全力以赴推动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和化解风险工作,已经制定了相关的工作方案,大家今年会陆续看到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会比较大,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这方面的力度和措施会比较多。”曹宇表示。

  记者注意到,此后,全国多省份均有中小银行推进改革重组的消息传出,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据梳理,截至目前,已成功落地的城商行重组案例已有3起,分别是以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为基础,引入28家投资者,采取新设合并方式设立的四川银行;由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5家合并重组设立的山西银行;以及昨日刚刚开业的辽沈银行。

  记者梳理发现,上述3家银行的筹建工作均相当迅捷,且从获得银保监会批复同意筹建,到正式开业,三家银行分别用时46天、26天、19天。这标志着在借鉴其他地方银行合并重组的成功经验基础上,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流程已日益成熟。

  经过合并新设的城商行均资本实力雄厚。其中四川银行组建时,引入了28家投资者,注册资本金达到300亿元,位居全国城市商业银行之首。山西银行以239.96亿元的注册资本紧跟其后,居全国城商行第二位。辽沈银行注册资本也达到了200亿元,在全国城商行中也能排进前十。

  这和三家银行强大的股东背景有关。从股东名单来看,四川银行的28家新股东以国资为主。其中,持股10%以上的股东有3家,四川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为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凉山州发展(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5%,成都市天府新区下属的成都天府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0%为第三大股东。两家重组银行的老股东合计持股10%左右。此外,也有部分民营企业参股,如安宁股份、四川岷山集团、四川效率源等公司。

  山西银行、辽沈银行两家省级城商行资本金主要由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券募集资金,再通过国企采取间接入股等方式注入,因此从股权分布来看,这两家银行的大股东均为国企。

  例如,据辽宁银保监局官网披露的辽沈银行发起人股东名单,8家发起股东均为国资股东。其中,辽宁金融控股集团持有辽沈银行105亿股,持股比例52.5%,位列该行第一大股东。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25%,为第二大股东;存款保险基金、沈阳盛京金控投资集团、沈阳金融中心发展集团分别持股5%;辽宁润中供水有限责任公司、营口市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辽阳市自来水有限公司分别持股2.5%。山西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为山西融金兴晋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63.76%。经过股权穿透,该公司为山西省财政厅全资持有的山西金控旗下公司。

  此外,因为是在合并省内相关城商行后申请新设组建而来,三家银行的资产规模也不小。四川银行近期披露了其成立后的首份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该行资产总额1369亿元,较年初增长33%。辽沈银行完成吸收合并两家银行后,其资产总额达到了约2599亿元。

  合并后协同发展效应受行业期待

  基于上述特征,记者了解到,对于上述新设成立的三家城商行,行业对其发展前景普遍有较高的预期。

  5月12日,辽宁省公布的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一期)信息披露文件显示,辽宁省委、省政府决定新设一家城商行,吸收合并两家城商行,目的是“通过标本兼治,着眼长远可持续发展,完善城商行公司治理结构,深化内部经营管理机制改革,夯实城商行发展基础,更好服务辽宁高质量发展。”去年6月18日,山西省委召开金融改革工作会议上,相关领导也指出今后金融工作的重点内容包括要深化金融领域改革,着力防范化解风险,打造一流农商行城商行,“做强做优地方金融机构,更好服务转型发展。”

  东部一家头部城商行的从业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在当前中小银行经营风险加大的背景下,部分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银行整合资源、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合并后的新银行资本实力更强,并从区域内的同业竞争转向集中区域内的资源发挥协同效应,从而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

  首先是能有效增强风险抵抗能力。“可以看到,上述三家新设城商行均处于经济欠发达地区,部分城商行面临较大风险或是已有暴露迹象。此时经过合并后的新银行资本实力更强,能够承担起不良资产处置任务。”以四川银行为例,资料显示,四川银行筹备组主要通过三个部分来化解不良贷款,即老股东权益冲销不良贷款,新股东溢价支持化解一部分不良资产,以及在注册地政府产业扶持资金支持下,市场化化解了部分不良贷款。三方合计化解175亿元不良资产,其中剥离不良资产约150亿,使得四川银行的不良资产均符合银保监会的有关规定。

  同时,多家银行的合并能够通过集约化经营、减轻经营压力。《中国区域性银行数字化转型白皮书》对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数字化转型的现状及发展挑战的分析结果显示,调研中有超九成的区域性银行已经启动数字化转型工作,有20%以上的银行是希望想借助政策鼓励,以科技实现弯道超车。“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是城商行的共同趋势,而数字化转型需要大量、持续的资金投入,以及高素质科技人员支持。从边际效应看,区域性银行经过合并,从区域内的同业竞争转向集中区域内的资源发挥协同效应,从而可以在产品迭代、品牌宣传等方面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上述人士表示。

  此外,从小型的地方城商行升级为省级城商行,以及注册资本金、资产规模的提高,也有利于新成立的城商行在客户选择、业务合作、项目竞标等展业过程中,获得更好的资源和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记者还注意到,有消息显示,在辽沈银行的筹建过程中,招商银行为其顶层设计、制度体系建立和管理团队提供了重要支撑。对此,行业人士表示,这说明中小银行兼并重组不是“一并了之”。推进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工作,除夯实资本实力,公司治理、股权结构也是监管重中之重。6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准则》,也再次强调加强风险管理与内部控制。

  “总的来说,中小银行合并不是终点,而是起点。”行业人士表示,上述新设银行的后续发展还是比较受行业期待的。

  本文由新华融媒·看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纪纪商大全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