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那些基金买在山顶的人 后来都怎么样了?

文 / 如霜 2021-09-13 13:00:14 来源:亚汇网

   近期的市场阴晴不定,我猜,你的基金可能正在浮亏。

   你在抱怨:为啥我的运气这么差?没入场的时候,看着别人赚钱,自己一进场,就买在了山顶。或许,你开始担心:亏损的基金要多久才能回本?

   那么,请深吸一口气,就让这篇文章来解答你所有的疑惑。

   首先,说到运气,你肯定算不上最差的。买得比你高的,大有人在。

   这张是上证指数30多年的走势图,很明显,一共出现过两个高耸入云的尖顶。)

   一次是2007年10月26日,当天上证指数一口气冲到6124.04点。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6124这个点位是A股有史以来的最高峰,前无古人,三年五载也难觅来者。

   如今,大盘在3700点上下,才到这个高峰60%的位置,还差得远呢。

   另一次是2015年6月12日,当天上证指数最高触及5178.19点,是A股史上第二高峰。

   这波跌下去后,别说5000点,就连4000点的影子我们也还没看到过。

   如果说点儿背,入场时机差,恐怕没人比得过这两天梭哈入市的“幸运儿”吧?

   毕竟,这是A股三十多年里最特殊的两天,概率不到万分之二。据说,只有天选之子才配享有这份幸运。

   那么问题来了,在山顶买入基金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这里有一个坏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我们先说坏消息:凡是在山顶买入的人,都经历了恐怖的回撤,遭遇了大幅的浮亏。

   有道是,牛熊转换一瞬间。牛市高潮的最顶点,其实也正是惨烈熊市的起点。

   2007年,跨过6124点的山顶,轰轰烈烈的大牛市戛然而止,随后,是有史以来最惨烈的熊市。

   上证指数从2007年10月26号,一路跌到2008年10月28日才刹住车。而触底这天,上证指数盘中最低是1664.93点。

   如果以收盘价来计算,在这波熊市中,上证指数的最大下跌幅度高达71.98%,同期,沪深300的最大跌幅在72.30%,都蒸发了近四分之三。

   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主要以股票为底层资产的偏股型基金自然也难逃厄运。经历过十四年前那波熊市,至今还活跃在市场的基金经理,有这么几位:

   富国的朱少醒、中欧的周蔚文、兴全的董承非、中欧的曹名长。在那年的熊市中,纷纷创下了生涯的最大回撤记录,腰斩起步。

   我们经常用最大回撤来衡量一位基金经理控制风险的能力,但千万别忘了一个前提:他是否经历过熊市?经历过怎样的熊市?

   如果拿上面几位被腰斩过的最大回撤,来跟这两年才入行的新生代比,其实不太公平。毕竟,那年市场的恐怖程度是非常极端的。

   可以试着想象一下,如果现在大盘从3700点缩水70%到1000点,会是个怎样的体验,真的吓人。

   而好消息是:即使在A股历史最高点位买入基金,即使目前的上证指数还不到山顶的60%,拿到现在也回本了。

   下面这张表,是2007年山顶买入不同类型基金后的收益情况。

   一年后,熊市余威仍在,偏股型基金由于股票仓位最重,受伤最深。

   三年后,各基金指数跌幅大幅收窄,偏债混合型基金指数翻红。五年后,又是一波小熊市,跌幅再度扩大。

   十年后,三大基金指数的收益率在40%左右。如果拿到现在,偏股基金指数收益率162%,平衡基金指数收益率106%,偏债基金指数收益率95%,年化分别是7.41%、5.51%、5.08%。

   你可能觉得这个收益平平无奇。但是,我们的前提是,在大盘6124那天买入基金,这几乎是最差的时间节点。能回本,再获得一个“平平无奇”的收益,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再说2015年那次5178点,A股史上第二高峰,随后,上证指数最低跌到了2019年1月4号的2440点。

   如果以收盘价来计算,这次熊市中上证指数的最大下跌幅度是48.60%,沪深300的最大跌幅是46.51%,均接近腰斩。

   而经历过这次熊市的中生代基金经理,人数就比较多了。像张坤、谢治宇、刘彦春、赵蓓、萧楠、王崇,他们的最大回撤在30%-60%不等。

   同样的,如果在2015年6月12号这天买入基金,后面的收益是这样的:

   一年后,三大基金指数亏损,但偏债基金指数受影响较小。三年后,偏债基金指数翻红。

   五年后,平衡基金指数翻红,偏股基金指数跌幅大幅收窄。如果拿到现在,收益率在20%-40%之间。年化分别为5.54%、4.06%、5.80%。

   跟2007年一样,这次在山顶买入基金的人,拿到现在也回本了,还小赚了一笔。

   总结一下,那些买在大牛市顶点的幸运儿们,会先经历一次撕心裂肺的浮亏,这个下跌过程可能非常惨烈。

   然后开始震荡,这个可能要持续三五年,在此期间,浮亏时大时小。然后,终于回本,开始盈利。长期来看,会获得一个平庸的收益。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前面两次的情况,这次会不会再度发生。

   从市盈率上看,目前的水位距离那两次山顶还差得远呢。

   2007年那次,是大蓝筹的牛市,沪深300市盈率冲到45.88,而现在是13.40。

   2015年那次,是中小创的牛市,中证500市盈率冲到83.16,现在是22.74,创业板指市盈率冲到135.21,现在是55.88。

   相比前面两次山顶,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明显要低很多,且放宽心。

   那么,我们更悲观一些,假如市场真的从现在的水位开始跌,会怎样?

   你还别说,历史上还真有类似的一次,也就是2018年初的时候。

   2018年1月24日,上证指数收在3559.47点,那天市场的估值水平是这样的:

   沪深300指数市盈率15.88,中证500指数市盈率29.83,创业板指市盈率42.34。

   跟现在的位置很像,然后,长达一年的熊市开始。

   如果买在2018年1月24日当天,随后的收益率如下:

   一年后,仍有明显的浮亏。但拉长三年甚至到现在,还是获得了比较可观的回报。所以,对市场近期的波动,不用过于担心。

   在上涨过程中,风险是不断集聚的,而下跌过程中,风险其实是不断释放的。对价值投资者来说,同样的一家公司,80元显然要比100元更具性价比。

   但我们往往在股价上涨到100元时,对未来充满乐观。却又在股价跌到80元时,被悲观罩住了心。

   举个例子,当大盘只有3000点时,任凭你如何费尽口舌,也很难劝身边的朋友们入场。而在今年年初,市场一片火热时,就会有朋友主动问你:

   哥们你说,现在入场,我该买点啥好呢?

   但我们事后来看,3000点是不是更具投资价值呢?有道是,风定始知蝉在树,灯残方见月临窗。其实市场波动也是检验投资者的一块试金石。

   高瓴资本的张磊说过:乐观主义本质来自于长期主义。风物长宜放眼量,从远处大处着想,把时间的尺度拉长远一点,而不是过度地关注短期的得失,我们就能把不确定性的焦虑感降低很多,这就是长期主义者的幸福。

   希望大家都能够得到这样的长期主义者的心灵宁静。

纪纪商大全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