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神童”魏永康妻子:将告诉孩子他的传奇故事 母亲:不甘心被说是我害了他

文 / 陌尘 2021-11-26 13:23:14 来源:亚汇网

   “晚上还要忍不住伤心盈泪,彻夜失眠。”11月24日晚,曾学梅给潇湘晨报记者发来消息。她的微信头像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自拍,是在得知儿子魏永康换了工作以后,故意换的。

   11月17日凌晨,付碧在天涯论坛发布讣告,称丈夫魏永康突发疾病逝世。底下网友回复“小普一路走好”。最先转载此消息的海南在线网刊文称,当事人为天涯早期知名网友,电脑天才魏永康(天涯ID:普通江)。

   17年前,“天才少年辍学中科院”的相关报道让魏永康被国人知晓,而早在其13岁时,有着“湖南省最小的大学生”头衔的他已是湖南华容的骄傲。退学后的魏永康经历了很长一段灰暗时期,渐渐淡出人们视线,他与妻子付碧养育了一儿一女,正过着平凡的生活。

   逝世消息传开,这对被当成家庭教育“反思案例”的母子再度卷入舆论漩涡。

   11月24日,私下抵触谈论旧事的付碧接受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采访,澄清一些误解,向过去告别。

   定居隆回:已少有人知道“神童”传说

   11月24日,湖南隆回。沿着县城某街道拐进一条小路,顺着斜坡和几道石阶往里走,藏在民房深处的一栋两层楼房呈现在眼前。楼房分两户,左边白色的一户是魏永康生前的家,其母亲曾学梅居住在此。

   房屋一楼客厅面积不大,但干净整洁。除了一张沙发、几张凳子、三个靠墙摆放杂物的柜子,就只有两张方桌——张用来招待来客,另一张摆放着魏永康的遗像。

   2008年,魏永康与付碧结婚。婚后,两人决定在付碧老家隆回安家。这套借钱买的二手房,如今陪了他们快十年。几年前,魏永康老家华容的房子拆迁,曾学梅拿到38万元拆迁款,还了部分贷款后,一家人又贷款买了另一套二手房,打算让曾学梅住。由于腿脚不方便,喜欢安静的曾学梅选择住进旧的房子。

   墙体已经开裂,不久前贴上了洁白墙纸,看起来崭新不少。“这两年稍微好一点点,(买房借的钱)差不多还清了,他就走了……”付碧语速缓慢,别过头望着魏永康的遗像,最后目光落到地面,不再说话。

   11月9日,魏永康在吉林通化离世,年仅38岁。据媒体报道,法医尸检后初步认定为心肌梗塞造成猝死。事发后,包括魏永康一双儿女在内,前后共有9名亲属赶往通化。11月18日上午,魏永康于湖南隆回下葬。

   连日来的奔波让付碧看起来疲惫,她梳着低马尾,动作缓慢,说话声音也很小,对很多事不愿回忆。说到伤心处时,眼角发红,难受地用手扶额,整个人陷入悲痛。

   “为了孩子,也要坚持。”付碧和家人们都这么说。为了两个孩子的生活不受影响,在隆回这些年,魏永康和付碧从未向周围人主动提及“东方神童”的过往。

   事实上,“东方神童”的陨落几乎没有在这座县城掀起波澜,县城很少人知道魏永康。因为打交道不多,就连其母亲住所附近,都只有少数邻居认识魏永康,但也仅限于“在网上听说过”,不愿多谈。

   回忆丈夫:从“比较邋遢”慢慢变得讲究

   有多家媒体报道称付碧毕业于湖南大学,她向记者澄清,自己并非大学毕业,只是高中文凭,与魏永康也并非结识于上海,而是结缘网络。付碧说,“神童”的故事她在网上看过,但两人在一起后,她就再也没关注了,“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的爸爸,一个家庭的顶梁柱而已。”

   由于对相关“不实报道”的抵触,夫妻俩默契地从不提那段“神童”的过去,甚至决定避开旧闻,离开魏永康生长的华容县,来到付碧的老家隆回。

   2008年,两人结婚。2009年,大儿子出生。同年3月,付碧用ID“一片雾”在天涯论坛上第一次以“宝宝的照片”为题发帖,几张儿子的照片下,楼里一片祝福。次月,付碧再次用“漂亮宝贝快长大”为题,讲述了与魏永康的故事:

   “通过网络与老公相识。这是第三个年头了,不跟别人比幸福,我觉得我跟老公还是很幸福的一对。感情一直很好,现在我们又有了自己的孩子,老公更加会体谅人了。看着宝宝一天一天的长大,忍不住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幸福,谢谢多年以来关心我们的人。”

   婚后,付碧辞去工作照顾老人小孩,这些年来,魏永康一人养活一家五口。大儿子刚出生的几年,魏永康在哪里上班,付碧就带着孩子跟在身边,深圳、南京,都有过一家三口的回忆。儿子到了读书的年龄,和付碧回了隆回,魏永康一个人继续在深圳和珠海打拼。2012年,他们在隆回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我喜欢看着宝宝笑的样子,当他笑的时候我心里也会特别的高兴。我也喜欢看着老公笑,一直觉得老公笑起来的样子很真切,跟别人的笑不一样。”付碧曾在帖子里这样写道。

   回忆起来,她记忆最深的是魏永康的笑容。刚认识时,魏永康“比较邋遢”,后来才慢慢变得讲究。魏永康在广东的这些年,会给付碧买回衣服,工作照也精神许多。付碧记得,孩子们放暑假要去广东,魏永康会提前把房间收拾干净,“头发也给理好”。魏永康离世后,付碧才从其珠海的同事处得知,平时下了班,他还会和同事们去看电影。

   曾被妖魔化:“不甘心被说是母亲害的他”

   “(不实报道)连我的名字都写错了,‘曾学梅’写成了‘曾红梅’。”曾学梅戴着老花镜,一边滑动手机屏幕,一边放声表达不满,打破了屋子里的宁静。

   曾学梅患有脑梗,听力不好,说话嗓门大。现年68岁的她留着利落的短发,与那张配文“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图片上带着笑容的女人相比,银白的发丝和连日的疲惫让她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在以往的报道中,这对母子几乎成为反思家庭教育的“典型样本”,曾学梅成了被“妖魔化”的母亲,但在她看来,那些内容多是添油加醋,有的甚至与真实情况截然不同。回忆儿子从出生到上学的往事,她多次否认其高中还需“喂饭”一事,想起儿子生病时,她又忍不住心疼落泪。

   付碧坦言,网上关于曾学梅的不实报道真实存在,“妈妈就一个独生子,她培养出一个儿子非常不容易,但是种种反而说妈妈怎么怎么样……”但与家人们的抵触不同,曾学梅乐于一一反驳,她还计划着手写记录与儿子的往事,“我不甘心被说是母亲害的他。”

   这些年来,曾学梅与儿子的关系或许渐有缓和。但在付碧展示的一本魏永康和孩子们的照片集里,仅有两张魏永康和母亲同时出现在镜头里的照片。“他跟妈妈几乎没有什么合影,这个真的好难得。”付碧抚摸着照片说道。

   时至今日,曾学梅记得儿子最幸福的两个时期,一个是在湘潭大学时——得知要到中科院读研后,魏永康的大学同学们兴奋得将其抱住抛了起来;一个是与付碧结婚。但她转而感叹,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两人没办婚礼和酒席,“一想到就对不起儿媳”。

   10月8日,魏永康和曾学梅说,想回老家给父亲扫墓。曾学梅问儿子,为什么要这时候扫墓,“他说我太想爸爸了,我有事想和爸爸讲一下。”一个月后,魏永康在3000多公里外的吉林通化离世。

   付碧母亲给曾学梅打来电话时,已经过了两三天,“她说是公安局打电话来,怕我伤心,只讲永康在那里生病,需要我过去。”最后,因为身体原因,付碧母亲独自带着魏永康的两个孩子飞往通化,曾学梅没能亲眼见到儿子最后一面。

   至今,曾学梅只知道儿子是因为“心情不好,想休息一天”,向公司请了8号一天的假要回湖南。以往儿子来回两天加上在家一天,至少需要三天时间,她不知道为何公司批准了这个“不充分”的请假理由。

   关于未来:孩子长大后,会告诉他们爸爸的传奇故事

   今年9月,大儿子上初中后成绩下滑,付碧辅导功课变得吃力。两人曾商量过,为了方便辅导孩子读书,魏永康或许可以回湖南工作,但如果在东莞的新公司如果有上升空间,付碧也可以带两个孩子到广东,一家人一起生活。

   “但是工作没几个月之后,平时聊天,我总感觉他的情绪有些问题了,没之前我们谈的那么有信心、有希望。”魏永康遇到事情不喜欢和妻子说,付碧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早知道不会让他到东莞去。”

   今年春节,一家四口开了个家庭会议,讨论每个人的新年目标。过完年回到珠海,魏永康辞去工作,换了一家东莞的新公司。此前新公司的人多次邀约,承诺提供食宿,付碧知道,新公司的工作内容是魏永康感兴趣并且在行的。但过去以后,“好像不是这回事”,付碧说,魏永康最后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的。

   除了要多赚钱,魏永康的新年目标或许还有别的想法,但工作的是他与付碧聊得不多。今年8月29日凌晨,魏永康给表弟发消息:“准备回湖南自己开公司。”表弟问,开什么样的公司,自己也许能帮上忙。魏永康答道,应该是技术方面的。随后,表弟将聊天截图发给曾学梅。曾学梅回道,她稍微放心了,但“开公司需要资金,他哪来的钱开公司?”

   家庭会后,四个人拍了合影。一寸厚的照片集里,除了两个孩子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四人极少合影,“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如今,年初还比爸爸矮半个头的儿子,身高已经超过爸爸。

   11月25日,付碧和曾学梅将前往东莞,将魏永康生前留下的东西取回,付碧还想看一眼丈夫最后工作的地方。魏永康离世后,东莞几个同事来了隆回,但付碧情绪低落,没能见面。

   付碧认为,从丈夫此前经历的事情看,一般人要想从之前的世界中走出来是很难的,但丈夫能回归正常的生活,从不计较,“证明他的心还是很大度的”。

   两个孩子长大后,魏永康曾经的传奇故事,付碧还是决定告诉他们,“消极的部分让他们自己去评判”。付碧相信父爱在孩子们心中的分量。

纪纪商大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