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能源危机下:全球央行会如何抉择?

文 / 一沐 2021-10-13 16:03:28 来源:亚汇网

  面对能源危机下潜藏的滞胀风险,人们或许会很困惑,全球主要央行究竟会如何抉择?因为如果进一步采取措施抑制通胀,势必将会挫伤经济,导致失业率升高;但如果为了经济发展不抑制通胀,人们的经济成本将大幅升高,甚至入不敷出。无论作出怎样的抉择,央行都将难以顾及到另一边。

  对此,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认为,明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将意味着美联储将不急于上调利率,他作出这一预期的理由是认为将是周期性放缓将加剧,通胀率也将下降。然而,如果通胀并不像他和美联储官员预期的那样下降呢?

  这一风险势必已经不容忽视。而如果我们翻看历史,美联储在上世纪70和8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期间的应对,或许将预示着如果滞胀风险真的降临——美联储更可能采取的将是加息以遏制通胀,而非降息以提振经济。

  在1973年1月-1974年5月期间,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从5.5%上调至了13.0%,尽管整个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的高峰期,美联储基本将利率维持在了高位按兵不动,但在此前后联储已经处于了持续加息的紧缩周期之中。事实上,美联储当时的按兵不动在事后曾遭遇了业内人士的普遍抨击,并认为美联储在当时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而在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时,当年刚刚被任命为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则吸取教训,确立了以物价稳定为首要的货币政策目标,为走出“滞胀”明确了方向。

  沃尔克明白,只有通过树立美联储决心抑制通胀的强硬立场,将政策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改变市场对于美联储可能因为经济增长或政治压力而出现政策反复的印象,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操作才会有效。

  在1979-1981年期间,联邦基金利率先后两次大幅上提至接近20%的历史高位,沃尔克不惜以快速加息、冲击实体经济为代价,压制住了严重的通胀局面。

  目前,美国CPI数据暂时仍维持在5时代,距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两位数的高位依然相去甚远。但是考虑到美联储当前已经确立了年底前启动缩减QE进程的方针,同时半数的美联储高官也已预期明年将开启加息周期,大方向上的政策紧缩趋势料将不会改变,甚至于如果通胀在未来数月进一步加速上行,不排除美联储进一步提前加息的可能。

  在本周伊始,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也已经出现在了金融市场上——货币市场竟然出现了对欧洲央行明年加息的强烈预期,要知道,欧洲央行近年来一直被人们视为是除日本央行外最鸽派的央行。

  周一,可覆盖到欧洲央行2022年12月政策会议的欧元无担保之加权平均隔夜利率(EONIA)货币市场期货显示,届时加息1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100%,而上周五时预估的可能性约为60%。

  货币市场消化的欧洲央行在2022年9月就加息的可能性则超过70%,而上周末约为50%。

  身为欧洲央行近邻的英国央行加息前景更是似乎已迫在眉睫。市场目前预计英国央行在11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的可能性为32%,在明年2月会议上加息的可能性则高达逾8成。无论如何,英国央行在未来数月就采取加息行动的可能性已不容忽视。

  如果这一切的最新利率预测真的靠谱,那么有一点或许可以肯定,此次能源危机最终可能大幅加快全球央行的紧缩步伐,即便部分经济体可能依然远没有完全走出疫情的阴霾。这无论是对于尚未做好充足准备的发达市场,还是相对脆弱的新兴经济体,显然都不是一件好消息。

纪纪商大全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