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关于金钱的心理学:法定货币注定将沦为废纸

文 / 亚双义 来源:亚汇网

    提高利率对于凯恩斯主义者来说,只有极不情愿的情况下才能被接受,被他们视为破釜沉舟时才能用出来的手段,因为提高利率就等于否认他们信仰的失败。
    他们可能会选择干预外汇市场,但没有任何效果。
    他们也可能实行价格管制,可能压制或没收关键的通胀指标,比如黄金的所有权,这一招美国很早就用过了,现在他们又盯上了比特币。
    所有这些都无济于事。他们拖延的时间越长,为保护货币而必须加息的幅度就越大。但是,由于利息成本已经是政府预算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较高的利率使得情况更加糟糕。
    一个政府一旦陷入了债务陷阱,在没有大规模削减开支的情况下,只能有一个结果:政府破产,积累了不良投资的负债企业被排除在信贷市场之外。
    与欧洲、英国和日本一样,这些僵尸企业构成了美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很大一部分银行信贷(以及银行的损失)面临着不可避免的破产风险。
    凯恩斯主义者和MMT的支持者告诉我们,一个以本国货币发行债券的政府不可能破产。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这种情况只有在货币膨胀的购买力不断下降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发生。
    在这个时刻,让我们评估一下美元目前面临的形势及其不久的将来:
    ——美元的恶性通货膨胀始于2020财政年度下半年(3月至9月),只要凯恩斯主义信念和不惜一切代价防止经济衰退的授权继续存在,这种情况必将继续下去。
    ——9000亿美元的临时纾困计划通过后,紧接着2021年将出现进一步的通货膨胀融资,这必然会超过2020年下半年的财政规模。对于这场不断演变的新冠危机,美国政府必然会持续这样的政策。
    ——根据最近的统计,美国银行系统中美元金融资产和现金存款的外国所有权达到28.5万亿美元。美元维持国际收支平衡的能力显然正在减弱,我们可以有信心地预期,外汇市场的进一步抛售将推动美元大幅走低。
    ——美元对外汇的贬值需要美联储提高利率来稳定汇率。在经济困难日益严重的时候提高美元利率违背了凯恩斯主义的信条,提高利率将是不可避免的,并将决定政府赤字融资的命运。由于无法为债务再融资,僵尸公司将开始崩溃,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全面的债务危机。
    所以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或者现在可以高度肯定地预见到。
    唯一需要补充的是,所有其它法币都受到类似通胀因素的影响,预期在此嘲笑美元的未来,不如先看看你自己口袋里的钱。
    对于当前可观察到的信息,我们可以关注以下关键点,这些关键点的变化将决定未来的趋势。
    ——接下来这一波全球银行业危机不可避免,可能始于欧元区。美国银行对欧盟银行业美元存款的敞口将被提取和出售。资金逃离美元安全资产的情况可能会加剧。与其它银行(如英国银行)以及那些拥有外资大宗经纪商的银行的交易风险,可能导致美国金融市场的严重混乱。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肯定会继续承担整个美国银行体系的风险。
    ——美国的银行系统将不得不吸收由于供应链失效而造成的坏账。对美国银行来说,这些风险的规模可能比外国银行倒闭带来的交易风险更大,但两者结合起来,将确保美国和其它地区的银行业危机比12年前的雷曼危机更难应对。
    ——在银行危机爆发过后,股票市场势必遭遇重大逆转。其结果是,金融市场上创造财富的幻象将消失,外国出售金融资产和美元的行为几乎肯定会再次加速。
    ——以金融资产作担保的银行贷款将不复存在,导致1930-33年多家银行倒闭背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重演的可能性。
    ——美联储通过维持美国国债和美国股票的资产泡沫,成功保持美元的购买力稳定。银行业的问题和外汇交易迫使美联储承受的利率上升,以结束这几年的闹剧,随后美元将不可避免地随着债券和股票市场的崩溃而陷入更长期的贬值周期。
    显然,这些可能发生的暴力事件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挑战美国公众对美元的信心。目前,公众相信政府对市场的控制。人们通常没有意识到未来的危险。但作为一个群体,他们开始转向另外两个群体中的一个:加密货币和贵金属的支持者。
    如何应对法币崩溃?
    当前通胀政策所导致的结果,对于那些关心这个问题的人来说越来越明显。我们即将终结法币唱主角的货币时代。那些意识到这一点的人都怕一种情况会出现,那就是各国政府企图打压和控制非法币资产,联合起来管理局势。
    发展央行数字货币的尝试,与各国政府寻求替代现有货币的努力方向是一致的,但这种数字货币仍然是不可兑现的,不会有机会存活下来。
    政府重新设定货币政策的问题在于,它忽视了问题的根源——不能把钱托付给政府。尽管政府主动重置法币风险听上去很励志,但还是注定会失败。因为根据历史经验,没有人会为此买单,除非有可靠的金本位货币支持,或者像比特币信徒希望的那样,政府完全放弃自己的货币。
    然而,唯一可用的货币锚只能是由央行和政府财政部门大量持有的黄金。任何认为政府会袖手旁观,让人民自己决定什么是货币,我们随身携带金币和银币买东西,或者使用加密货币进行交易的人,都没有吸取曾经政府调控的教训,没有一个政府会主动放弃对货币的控制权。
    如果仅仅是为了防止个人完全剥夺国家对货币的控制权,政府将被迫将剩余的法定货币转变为黄金替代品,以确保广泛的分配。在这种背景下,黄金替代品是一种货币形式,持有者可根据需求以固定汇率兑换黄金。换句话说,货币体系只能恢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普遍接受的货币状况。
    此时还会有其他附带的灾难出现,凯恩斯主义受到质疑和唾弃之后,留下一个经济理论的真空期。作为唯一拥有未支配和未申报的黄金储备、不受租赁和其它形式重复计算而影响的国家,中国和俄罗斯可能会率先以黄金替代品为本国货币提供可靠支持,而华盛顿肯定会对地缘政治影响和美元失去霸主地位感到不安。
    而最终的结果在前文已经讨论过了。
    唯一的问题是,这场危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加速和结束,以及各国政府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其黄金储备,以作为新货币的支持,充当黄金的替代品。
    而大多数政府都有黄金,但是没有一个政府持有和承认比特币。
    站在加密货币这边的支持者
    在市场上,主要的几个加密货币品种,尤其是比特币的货币资格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市场上除了仍然坚持凯恩斯主义信条的主流投资者之外,还有一群正在形成的炒币集团。
    他们迄今为止还没有充分解决加密货币出圈的问题。
    依靠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近期的价格上涨获利颇丰,但是比特币现在还是以美元和其他国家货币计价。
    也就是说你只会在新闻里看到比特币涨到多少美元一个了,从来没有说美元跌到多少比特币这种说法。
    换句话说,他们理解比特币和法定货币等加密货币之间相对发行速度的影响,他们接受了这样一个概念,即加密货币可能比国家发行的法定货币更好。但是对于几乎所有的法定货币来说,在人们的潜在意识中法定货币仍然是货币的主要形式:法定货币仍然是密码交易中的客观价值。
    毫无疑问,从现在开始,比特币等法定加密货币可以继续以法定价格大幅上涨,越来越多受人尊敬的法定投资经理现在正在掏出真金白银购买这一未来的概念。
    随着中央银行致力于他们自己的中心化数字货币,加密货币已经获得了认可。尤其是现在缺乏新的比特币供应,相对于其他证券投资资产而言,提供了一个有吸引力的机会。换句话说,当前这波加密货币购买浪潮并不是为了对冲法币贬值的风险,而是打算持币待涨在未来继续兑换法币套现。
    最有可能使加密货币受捧的原因是不断贬值的法币会被抛弃,而加密货币永远不会完全消亡,因此永远不会真正被取代。这种情况,比如阿根廷,需要一种更好的货币形式,可以是美元,与比索一起流通。
    但是这样更可能会导致整个法定货币制度的崩溃及其以黄金替代品的取代。
    这就提出了一个真正重要的问题:分布式记账的加密货币能否以黄金定价?
    无论如何,假设国家货币重新成为可靠的黄金替代品,很难看出它们如何被用作定价的媒介。如果一种货币要获得一个货币该承担的角色,需要足够稳定以充当交易的客观价值。
    此外,未来的价值需要既稳定又可计算,以便能够考虑对生产消费品和较高水平的生产进行商业投资。但是如果一个比特币的借款人面临着用比特币计量的最终产品价格明显降低的预期,那么比特币作为一个融资媒介就没有用了。
    这可能是加密货币不能充当货币的最重要原因。
    加密货币与生俱来的波动性和缺乏弹性,使它们不适合为生产提供资金。如果没有充当货币的能力,比特币只有在法定货币的新继承者成为稳定的货币形式之前,才有可能继续充当价值储存器。无论结果如何,回归货币稳定将使囤积货币变得大量多余,取而代之的是个人购买商品的流动性,以及储蓄,通过这种方式囤积的钱被用以投资和贷给企业。如果法定货币的继任者是比特币,它将不得不在这种激进的使用变化中生存下来,也就是我们需要的是功能完全版的加密货币,而不是比特币这种阉割版本。
    此外,还必须考虑后法定世界的金融结构。
    今天,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交易委员会的数据,场外衍生品的总额超过600万亿美元,还有30万亿美元的上市期货和43万亿美元的期权。这些都是纸上谈兵,随着后续法令的颁布,这些金融产品将直接蒸发,毁灭我们所知道的金融世界。投机和利用衍生品进行风险对冲的所谓投机行为将不会存在。
    对于加密货币的爱好者来说,不幸的是,如果我们必须得出结论,黄金应该还是比加密货币要强,那么加密货币也会随着法币一起崩溃,直接归零。
    尽管如此,加密货币还是改变了这个世界,因为它们促使越来越多的人早日意识到政府在用钱做什么,这大大加速了现有法定货币的崩溃。
    站在黄金这边的支持者
    与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一样,支持贵金属接管货币角色的人数远远少于主流。我们必须将采掘业板块股票和实物ETF的投资者排除在外,理由是他们只是寻求对这些股票的敞口,打算在未来某个日期衡量和计算他们在这些股票中的利润套现离场——和现在投资加密货币的人一样,以保留其客观价值作用的法定货币计价。此外,世界黄金协会(WorldGoldCouncil)等机构也不敢提及黄金的货币属性,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ETF会吓跑投资者。
    金本位的真正支持者是那些囤积黄金的人,以确保在资本市场上不存在交易风险。这不仅排除了对贵金属进行证券化的可能性,而且会将贵金属置于银行的控制之下,即使是在已分配的基础上,也不构成明确的所有权。
    实物黄金和白银是通向后法币时代未来的桥梁。如上所述,经过一段不稳定时期后,未来几乎可以肯定是基于黄金和法定货币被重新分配的新时代,两者合而为一成为新的黄金替代品。与比特币不同,黄金拥有灵活的供应,这是由其持有者决定的,是政府无法控制的。
    这种货币黄金供应的灵活性和价格的稳定性使得利率既低又稳定。它使企业家能够高度确定地进行商业计算,从商品的角度了解五年或十年后货币的价值。储蓄者为未来的生产提供货币资本,当他们将储蓄贷款用于商业投资目的时,他们可以对储蓄的未来资本价值产生信心。
    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货币体系,将价格稳定与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相结合,是后法定世界未来繁荣的必由之路。

纪纪商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