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一文读懂各个国家和地区对外汇保证金的监管

文 / 汐雨 来源:亚汇网

  外汇保证金行业给交易者带来了全球范围内的交易机会,经纪商让交易者在一个账户内就可以方便交易外汇、贵金属、股指、大宗商品、股票差价合约等等各种金融产品。作为一个十分年轻有活力的行业,外汇保证金交易在全球范围内发展也仅仅不过 20 年的时间,涌现出了一批包括嘉盛、CMC Markets、SAXO Bank 在内的行业领军的上市公司与金融科技公司。

  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全球金融市场的发展,各国金融监管机构对于外汇保证金交易的监管内容与方式也在不断变化,大体以本着客户资金安全和交易公平为原则,最近有着越加严格的趋向;而与监管愈加严格相反的是,投身进入这个金融市场的经纪商却越来越多,可以交易的标的、做市商的数量与市场体量也越来越大。

  今天让我们用一文带大家领略外汇保证金交易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历程与趋势。

  外汇保证金监管在美国

  可以说,现在的外汇保证金行业在全球的扩张是从美国开始的,在 1999 年克林顿政府的领导下国会通过了《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外汇在美国正式进入了零售时代。外汇市场上耳熟能详的嘉盛、福汇都是在 1999、2000 年相继成立的。

  在随后的几年中,美国外汇保证金市场蓬勃发展,一片欣欣向荣,对于市场而言 " 外汇交易 " 在当时仍然是一个新颖的概念,很多美国交易者愿意尝试参与全球外汇市场的交易。

  监管也是随着市场的发展不断进步的,我们介绍一下美国外汇、期货行业的监管单位:首先是政府监管方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 CFTC,在 1981 年 CFTC 批准 NFA 成为美国期货行业的 " 注册期货协会 ",类似于国内证监会与中国期货业协会的关系。

  2008 年次贷危机之后,普遍认为华尔街与 OTC 市场太危险,急需整改和控制。2009 年 6 月 17 日,奥巴马政府正式公布全面金融监管改革方案,从金融机构监管、金融市场监管、消费者权益保护、危机处理和国际合作等方面构筑安全防线,期望以此恢复对美国金融体系的信心。

  这一被称为史上最严改革法案的,由 Dodd-Frank 参议员提出的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 ( Dodd-Frank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 ) 改变了美国的金融监管体制。

  法案规定,主要货币交易杠杆最高 1:50,交叉盘最高 1:20。 这项法案最开始的提案是 1:10,结果遭到美国绝大多数券商联名坚决反对,数个券商还联合搞了调查问卷,发动客户给 CFTC 写信,给议员打电话等等。最终,迫于压力,CFTC 妥协了。

  即使在杠杆被调低,外汇保证金券商们几年的累积让他们取得了非常快速的发展。除了福汇、嘉盛相继上市之外,2010 年美国公司杂志评选的发展最快 5000 强中还有数家美国 Broker 上了榜,其中包括福汇、嘉盛、Forex Club、IBFX、GFT 等等。

  但也正是政策方面的收紧,美国本土市场开始萎缩了,从 2009 年今年,在美国拥有外汇保证金业务的券商从原来的 20 多家只剩下了 5 家。今年的 FXCM 福汇被罚,给美国外汇零售市场的前景抹上了更重的阴影。

  因为长期隐瞒与客户之间存在利益冲突,NFA 与 CFTC 在今年 2 月份处罚福汇 700 万美金、吊销美国监管牌照,不允许福汇在美国继续经营外汇业务,福汇与嘉盛随后签订合约,福汇美国的所有客户卖给了嘉盛。自此,美国外汇保证金市场进入了嘉盛一统天下的时代。

  外汇保证金监管在英国

  说到英国外汇保证金市场的发展,其实是从一个叫做点差交易(Spread Betting)的产品开始的,IG markets 在 1974 年成立以点差交易为初始业务并为客户提供服务,后来涌现了一批我们耳熟能详的英国本土交易商,包括 CMC markets,City Index,ODL Security 等等。

  直到现在,SpreadBetting 相较于外汇保证金交易在英国在仍然处于更主导的地位,交易与计算方式两者相似,而且点差交易不用缴纳任何的个人所得税。

  在金融监管的发展方面,从 1985 年起,撒切尔夫人执政的政府成立了证券投资委员会,缩写 SIB,负责监管证券投资行业;同期出台了一个政策叫金融服务业自由化,废除各项金融管制,推动混业经营。就是银行可以搞证券业务,可以和投行融合。一切放开,这就是英国金融业大爆炸的时代。

  布莱尔政府在 1997 年上台后,则将体制完全改组,成立一个大型的金融监管新机构——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同时把原本属于英格兰银行的监管银行业的职能,移交给了 FSA。FSA 的定位,相当于我国的三会结合在一起(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负责监管银行、保险以及投资事业,包括证券和期货。

  到了 2008 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英国受到沉重打击。英国做了检讨,认为英格兰银行、金融服务局 FSA 和财政部三方共同监管的体制,是导致英国金融受挫的重要原因。反思的结果,是英国出台了《2012 年金融服务法案》,在 2013 年撤销了布莱尔时代设立的金融服务局 FSA,把 FSA 拆分为两个机构:FCA 和 PRA;FCA 全称是行为金融监管局,PRA 全称是审慎监管局,主要负责银行业的监管。

  英国的金融监管体系在外汇行业中竖立着特别的威信与地位,FCA 为在英国券商开户的全球客户都提供了金融保险 FSCS,当交易商破产时将可以得到最多 5 万英镑的政府担保赔偿,这个保险在瑞郎黑天鹅时间导致的 Alpari 艾福瑞倒闭事件中得到了实践,艾福瑞破产后英国指定 KPMG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作为破产清算人,经历了数年的破产清算流程,雖然大部分投资额在 5 万英镑以下的客户最終得到了赔付,但過程冗長磨人,並非想像中容易。

  在去年年底,FCA 监管发布了新的监管政策草案,并公开征求意见。新政策包括限制零售外汇券商提供给客户的赠金政策。在昨日 FCA 正式宣布该征询意见所涉及的政策短时间内将不会有任何调整,原因基于欧洲经济区证券监管机构 ESMA 将会审视针对全体欧洲券商的金融杠杆规定政策。

  ESMA 在昨日早些时间宣布将会针对其监管范围内的欧洲券商提供的零售外汇保证金交易与 CFD 交易政策进行重新的制定,包括交易杠杆限制、账户穿仓保护政策、爆仓比例政策以及在全欧洲范围内的广告内容限制。

  在这个情况下,英国外汇行业不得不考虑 ESMA 和 FCA 潜在的杠杆限制政策是否会对市场造成冲击?如何平衡与满足客户对资金安全与高杠杆、灵活度的要求,如何与 ESMA 进行周旋和争取;而欧洲客户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券商提供的交易环境是否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世界其他地区的监管环境是否更适合自己进行交易。

  FCA 与 ESMA 的决定,将会影响英国外汇保证金市场的未来。

  外汇保证金监管在欧洲

  我们再来说说欧盟,欧洲各国的外汇零售行业的发展是随着英美市场的发展而繁荣起来的,只是因为欧盟的特殊政治体制的关系,欧洲的外汇保证金行业处在一个机构的协调监管和一个法律框架下,各国监管机构根据各国的自身情况分别管理本国市场。

  欧洲证券市场管理局 ESMA 的宣传海报

  我们先说欧洲金融监管的 " 一个机构 " ——欧洲证券市场管理局 ESMA 是负责欧洲 OTC 产品相关规则的制定与修改机构,外汇和 CFD 产品的监管都在其职能范围之内,使命是建立一套欧盟统一的资本市场监管规则,通过有效的监督和监管为欧盟投资者提供保护,并为金融机构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就在最近,ESMA 宣布将会针对其监管范围内的欧洲券商提供的零售外汇保证金交易与 CFD 交易政策进行重新的制定,包括交易杠杆限制、账户穿仓保护政策、爆仓比例政策以及在全欧洲范围内的广告内容限制。

  欧洲市场的监管框架叫做 " 欧洲金融工具市场指令 " —— MiFID,欧洲 EEA 经济区的各国在 MiFID 的总框架内再规定本国的监管细则。

  各国监管机构根据自身情况分别管理,我们拿 CFD 产品来举个例子,作为欧洲经济区成员国的英国监管机构 FCA 对于 CFD 产品的限制并不多,但同时欧洲经济区成员的荷兰则是完全禁止 CFD 交易,比利时禁止场外 CFD 交易。

  而在 2018 年,更新换代的新框架—— MiFID II 即将生效,其中规定了许多关于交易商与代理商之间的信息披露要求,可能会对现有的商业体系造成很大的影响。其中包括:

  IB 从欧盟境内交易商处继续获得基于交易量的佣金支付的能力将受到限制;

  IB 必须向其客户持续提供增值服务;

  IB 必须向其客户披露具体佣金。

  可以预判,当 MiFID II 正是实行了之后,现有的交易商与代理之间的合作体系将会被打破;同时 ESMA 可能会继续缩紧欧洲外汇券商可为客户提供的杠杆和其他服务,欧盟外汇交易商的日子将会越来越不好过了。

  外汇保证金监管在亚太地区与大洋洲

  日本的零售外汇保证金交易是从 1998 年开始的,在经历了数年的经济衰退以及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日本的金融系统几近崩溃,随即通过了《金融再生法案》,通过开放市场、理清金融企业的破产清算处理。借此外汇保证金向散户敞开了大门。

  渡边太太们的交易能力不容小觑,而且因其灵活、有杠杆的特性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非常流行的交易市场。而杠杆也成了金融监管上迈不过去的一道坎,2010 年,日本金融厅 FSA 将外汇杠杆限制在了 50:1;而到了 2011 年,杠杆比例被提高限制在了 25:1。

  大洋洲的两个国家,澳大利亚与新西兰都是可以合法开展业务的,而且监管也是一天比一天严格,澳大利亚国会在 2017 年 3 月 27 日 , 通过对零售场外(OTC)衍生品行业有关客户资金的改革决定,取消了允许澳大利亚金融服务持牌公司使用零售 OTC 衍生品客户信托账户资金的规定,命令 ASIC 监管下的持牌公司必须将客户资金隔离存放于信托账户中。但当中有一年宽限期至 2018 年 3 月 , 投资者要留意他们的资金仍有被盗用的风险。因目前外汇商可擅自利用客户的资金用作公司支付营运之用,投资者的资金毫无保障。这也解释了为什麽在黑天鹅事件中,有部分投资者不能取回分毫。另外 , 澳大利亚的监管机构 ASIC 已经禁止再申请新的 ASIC 牌照,也一直有新闻说 ASIC 正在考虑降杠杆与限制 CFD 产品;新西兰金融监管机构 FMA 则越来越严格的审查已经拥有牌照的公司的资质,前几天 FMA 还对仅持有 FSPR 金融注册的公司做了一个风险声明。在这里要注意 , 市面上有经纪商说他们受 FSPR 監管 , 但 FSPR 其实并不是监管机构而只是金融公司注册机构。值得一提的是,它并没有任何监管职能,所以如果有经纪商只说有 FSPR 牌照,这有可能是在误导投资者,另外,和塞浦路斯的 CYSEC 一样 , FMA 也是没有要求外汇商把客户资金隔离,所以投资者要面对资金被挪用的风险。"

  外汇保证金监管在离岸群岛地区

  开曼群岛的 CIMA:开曼群岛是英国海外领地,开曼群岛货币管理局 ( CIMA ) 是开曼群岛主要的金融服务监管部门。在合规方面,开曼群岛在 FAFT 排名第五位, ( FAFT 是建立反洗钱标准的国际机构),CIMA 与全球各国的货币管理机构合作来保证符合国际反洗钱规定。CIMA 监管 300 多家银行,800 多家保险公司以及 10000 多个共同基金。

  开曼 CIMA 监管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在于禁止外汇经纪商以任意形式和任意比例挪用客户资金,要求被监管的外汇券商做到严格的自有资金与客户资金完全分离,这一监管的合规要求之严放眼全球只有英国 FCA 有着同样的要求。

  英属维尔京群岛的 FSC: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政府指定金融监管机构为英属维尔京群岛金融委员会,简称 "BVIFSC",负责监管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 " 离岸公司 "。《2010 年证券与投资业务法》,是目前管制英属维尔京群岛投资业务活动的新监管制度。

  发展与展望

  就市场现状而言,各家外汇券商应对全球范围内的合规性审查主要有三种处理方法:

  第一类交易商按照市场、地区的不同对应使用监管牌照(比如 IG、CMC),这一类券商在全球拥有多块金融牌照,可以做到因地制宜,为不同地区的客户提供对应的监管体系。

  第二类交易商只选择使用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实体为全球客户提供外汇经纪服务,代表为 Think Markets 智汇,同时拥有 FCA 监管与 ASIC 澳大利亚监管,选择使用澳大利亚 ASIC 作为客户的监管单位。

  第三类交易商也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不同牌照,灵活的为客户提供不同的选择,嘉盛现在的客户可以任意选择 CIMA 监管与 FCA 监管两种不同的开户实体,在平衡合规严谨程度与客户体验的同时,也尽可能的保护了客户的选择权。

  全球监管越来越严,在给予客户流畅与便利的交易和开户体验与日趋严格的监管之间交易商如何维持平衡呢?诸多受到 FCA 监管的英国本土经纪商都表示正在寻求除了 FCA 以外的监管,这一现象表明外汇保证金交易商不拘泥于单监管机构、灵活对应各地不同合规需求的情况将会更加普遍。

纪纪商大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